女儿和母亲的关系充满了融合

我想说的是,明玉这样的女性,她的内心成长之路并非需要通过牺牲和付出而获得尊重,而真正需要确认得是自己本身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作者系北京颢润心理咨询中心创办人,中国...


  我想说的是,明玉这样的女性,她的内心成长之路并非需要通过牺牲和付出而获得尊重,而真正需要确认得是自己本身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作者系北京颢润心理咨询中心创办人,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注册系统心理师)

  和解,一个特别好听的词汇,但做起来难之又难,这是一个人内心哀悼的过程,而并非他人能左右。因为她需要面对的是和内化在心中的父母有着一个漫长的分离与和解的过程,这个过程包含了面对父母不公平的愤怒,对理想中好父母的期待的丧失,哀伤自己生命历程的缺失,确认自己的价值感和意义,然后才有可能接受父母的真实,放弃这些期待,而选择自己的生活。

  首先,一个女性从女孩成长为女人,从精神分析角度讲,女性的成长需要经历的是和母亲二元关系的融合,加入父亲后的三元关系中的竞争,然后离开家庭,认同自己和母亲一样的女性身份,并拥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这是一个女性成为自己的发展之路。

  而在这种内心压抑的感觉中,但实际上,她做的很多事情,哥哥们可以去过自己的生活了,直到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谁让你是我女儿呢?我不指望你指望谁?”这句话,而女儿就应该这样回归家庭吗?这样的设定看上去女儿终于被家庭接纳了,都像是用牺牲自己的利益来试图获得关系的联结。就可以理解她心中的委屈与恨意。再次把明玉拉回到和父亲的原生家庭关系里,她的内心真的与那所有的痛苦和解了吗?她父亲都不想让她告诉哥哥们自己患病的事情,但当她反复看哥哥明成对她道歉的视频时,剧中的明玉一次又一次默默地去帮助父亲和哥哥,这像是她在靠近亲密关系。

  这就像是剧中明玉的妈妈美兰,因为怀孕而没能和自己想要爱的人在一起,她内心的期待打碎了,但她的委屈依然在心中熊熊燃烧,于是,女儿就成为了她内心对于自己所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出气筒,在这样的家庭里,女儿和母亲的关系纠缠在一起,虚弱的父亲无法冲出来保护女儿,但正因为如此,女儿和母亲的关系充满了融合,女儿愤怒地离开了,她承袭了母亲的愤怒,也继承了母亲的执拗和不服输,同时她也有些虚弱,需要他人更多的理解。这时,父亲成为了她内心的期待,就像剧中的明玉,她一如往昔地将蒙总视为自己的父亲,将这份工作视为自己的家,这其中的一部分隐喻就是她内心在始终有对好父母的期待,不能放弃,就像最后回归父亲的家庭一样,她的内心在缺失里寻找着确定性,即使母亲曾经的漠视,但她内心一直没放弃的是对理想中好父亲的期待。或许剧中能够实现她的理想化,而真实的生活里就未必有那么理想化的“好父亲一般的老板”,“好母亲一般的男友”始终在陪伴与照顾她了。因为我们每个人亲密关系的痛苦会经常在新的关系里循环,而未必能够碰到如此可以被“理想化”的人围绕与善待。

  在原生家庭里,如同明玉一般经历过创伤的女孩子很多,因为痛苦而选择与家庭的分离,这像是无能为力的逃离。但她的心中因为伤痛其实和父母的关系从未分离,甚至会有更大的黏连的动力去修复和保持关系。在孩子的内心,在和父母的关系发生冲突时,看上去她充满恨意,但内心里的愧疚感,会让孩子自责是自己不够好,父母才这样对待自己,所以她一方面远离,但另一方面又会用行动去表达愧疚,通过自己的努力,希望被父母所看到和理解。

  《都挺好》终于走到了大结局,剧中的男人们都在碰壁中觉悟,而女儿明玉回归家庭照顾父亲,看上去很符合中国人传统观念的“都挺好”。但这三个字又隐藏了多少看不到的女人伤痛呢?剧中的明玉因为母亲重男轻女,而备受伤害,甚至到了连通过考试上重点大学的机会也没有。同时我们也看到,明玉通过自己努力打工挣钱,终于看上去获得了认可。但最终为了照顾患病的父亲而辞职回家。这算是和解吗?这更像是满足每个人内心幻想中圆满期待的“美好结局”。

  而确认自己的愤怒,反思让自己痛苦的与父母亲密关系的相处模式,是最为困难的。在女性成长经历中,需要经历一段和男性不同的阶段,就是厄勒克特拉情结,这个阶段意味着女性要和母亲关系的分离,每个母亲在养育女孩子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内心作为女人的幸福,或者痛苦,伤心,委屈等等很多未解开的情结投放到同是女性的孩子身上,当女儿收到祝福和内在的放心才能真正与母亲分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回到现实,任何亲密关系,都无法期待有“白马王子”一样的人来拯救,一个女人的成长终究要靠自己的内在去面对这充满遗憾的生活,选择血淋淋的真实,并确认自己的意义。回到女性与内心的关系,好的亲密关系是个滋养的襁褓,但她无法离开一个人内心对于自身价值的确认与关系模式的深度理解。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